设计部 | 工程部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提高酒店知名度,酒店装修设计该考虑的是如何把顾客留住
酒店已成为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出门在外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对酒店装修要求也日趋增高。很多人或许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就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听起来是那么的美好。而外出旅行,就不得不要住酒店,好的酒店能让我们放松身心安抚忙碌一天的心灵!
酒店装修设计,如今该考虑的是如何把人留住--酒店人性化设计
酒店设计独特的风格能够让不同类型的消费者接受,可是设计各种不同的主题类型来满足消费者丰富的情感生活和高层次的精神享受,酒店设计装修可适度张扬个性。体现酒店对客人的关怀,增加消费者的亲近感,无形中带动酒店人气和知名度上升。
麦尖青年文艺酒店位于杭州市滨江新区的星光大道,它占据星光中心的 7、9、10 层。走出 7 楼的电梯,可以看到一面展示墙,这个墙面上平铺了酒店的代表性物体——枕头、床头灯、拖鞋等,在这个玻璃橱窗上,还有一个大大的明黄色的 hello。
穿过这个回廊,就抵达了麦尖的大堂。说是大堂,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书店,这个空间整体都是明亮的黄色,从地面到天花板,全部堆满了书,有点颠覆了人们对于酒店大堂的想象。
服务台也不大,两个年轻的员工负责登记入住、给客人带路以及接电话。中途还会有前来“打探”的客人,这些人有的是媒体,有的是酒店业同行,还有来凑热闹的年轻人。他们有的来这里溜达一圈,拍几张照片就走了。有的还会跟前台聊上两句,问问价格和房间的情况。
操刀麦尖室内设计的,是设计过号称“中国最美书店”钟书阁的装修设计师李想。钟书阁的设计显得浓墨重彩,设计抢去了大部分书的风头,但这个酒店则要清淡得多。
这个有着 79 间客房的精品酒店在开业之初就被 dezeen、designboom 这样的国际设计类网站报道。开业至今,携程上大多数住客的点评中都提到了一个关键词“设计感”,也有为数不少的顾客,是在看了这些报道之后慕名前来的。
麦尖的房价从 368 元到 588 元不等,如果光看价格,基本上接近一个中档酒店的定位。但是综合设计来看,似乎性价比又要高于一般的中档酒店。
“每一个人走进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机拍照”,就是麦尖的创始人赵靖想要的酒店效果。他希望麦尖的设计能够自带话题性,凭借社交网络上的分享,这个酒店能够迅速打开知名度,让那些年轻人,或者是自以为是年轻人的人群看到。
开了多年的酒店式公寓之后,他决定创造一个酒店品牌
按照赵靖的说法,创办“麦尖”的这个想法,他筹划了很久。
在从事公寓式酒店多年后,2014年,他有了再度创业的计划。但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向。于是他观察了互联网创业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本来想做个健身运动类的 app,后来我观察了一年半,发现它们大多数,很难活下来”。赵靖觉得,互联网创业似乎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如果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在这个巨大的浪潮之中,他很难找到自己的立足点。
后来他思索再三,感觉精品个性化酒店可能会是个适合创业的突破口。“快捷酒店失去个性,连年都在走下坡路。高端奢侈酒店呢?并非个人所能操作,体量太大,不适合”,赵靖说道。
麦尖的首期总投入大概一千四百万,赵靖拿出了多年的积蓄,还有房子抵押贷款,以及三个创始人一起“想办法”筹来的钱。
在这一千四百万中,有五百万都来自众筹。当酒店装修进行到差不多一半,在今年五月份的时候,赵靖通过麦尖的微信平台发布了一篇文章进行众筹,起投一万,上限五十万。通过朋友圈的大量转发,文章发布后的三个小时,就筹到了 170 多万。
赵靖在一开始,就计划好了这个众筹。“我是在资金并不充分的情况下拿下酒店的租约,并请来设计师做设计的”,他说,“我知道我的钱不够,众筹应该是这个商业模式的必须品,筹钱、筹传播、筹客群 。只不过,我是在想,要等酒店起码有个雏形了,让大家亲眼见证这个过程。有个东西在那儿,别人才敢给你投钱”。
五百万的众筹是个大胆的决定,万一没筹到怎么办?赵靖自己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和另外两个合伙人王丹、周煜晖有不少朋友,也相信社交网络的扩散效应,除此之外,赵靖之前的经营酒店的经验也让他对麦尖颇有信心。
赵靖觉得,麦尖的地理位置是影响它入住率的关键因素之一。他把杭州的滨江新区类比为上海的浦东新区,认为这里未来一定会有大发展。在他看来,在这一片区域的酒店,入住率能够轻松达到 90%。而就在距离麦尖 200 米的位置,还有一栋大厦上,有赵靖创立的“肯丁酒店公寓”。六年前,赵靖签下肯丁的租赁合约,据称,这个酒店式公寓一直以来保持着高达 95%的入住率,这些年下来也让赵靖赚了一笔钱。所以他认为,自己对于酒店选址的眼光,多少还是准确的。
按照赵靖的推算,每个月 90% 以上的入住率,可以让麦尖的月营收达到一百多万,整个项目计划用两年到两年半的时间收回成本。
麦尖的收入来源多元,除了房费之外,咖啡厅的收入,以及未来更为开阔的露台场地租赁前景,都是有力的资金补充。去除掉每个月的运营费用(员工工资、水电、维修等日常维护),麦尖的年利润可达 500-700 万。基于此,赵靖才敢在众筹的时候承诺,预计回报率为 20-30%。
至于麦尖另外的两个创始人,王丹和周煜晖,则是赵靖在已经和星光中心谈好了为期八年的租赁合约之后,找来的伙伴。
和赵靖一样,王丹和周煜晖也是喜爱旅行的人,并且,他们在旅宿这一块市场上有一些经验和粉丝基础。周煜晖之前创办过四个青年旅舍,规模都不大,不过口碑一直挺好。其中,海盗电台是他和王丹一起创办的。他们因为“在路上”的故事相识,最终一起合作创业。而王丹曾经把他去非洲的故事写成了两本书,也收获了不少粉丝。
设计师对于酒店来说,有多重要?
能请到李想来设计麦尖,对于赵靖来说,这几乎是决定麦尖是否能够成功的最为重要的一步。他当时考虑过一些其他的设计师,但都因为不太合适而放弃了。后来他看到钟书阁,他忽然就觉得,这应该就是他想要的效果。
赵靖一直在强调麦尖的社区感,而李想的设计理念是,让麦尖充满故事性。在这一点上他们不谋而合。
于是,李想在设计中隐藏了不少需要旅客自己去发现的小惊喜,从而提升参与感。跳棋,以及明黄色,是麦尖的室内设计中最核心的两个元素。
在大堂紧挨着出口的一堵墙上,彩色的跳棋搭建了一幅世界地图。李想认为,这里的每一个跳棋都代表了形形色色的人。放置在大堂中的凳子和茶几,造型的灵感也来自跳棋。
走过大堂,是有些迂回曲折的客房部分。这里的主调是白色,却并不单调,在墙壁接近地面的间隙打造的灯光带,让这个空间多了一分柔和。
此外,一路上还可以看到不少的惊喜:放着书橱和钢琴的小角落、黑色的台球桌、动感单车、摆放在走廊处的画作和墙壁上的问候,以及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布满跳棋的天花板。
走廊的另一端是麦尖的咖啡厅,这里提供咖啡和酒,也面向非住客开放。
从座位背后的墙壁,到咖啡厅的吧台,这个空间依然摆满了书。用镜面打造的天花板上有七个挂着小人的降落伞,充满了新鲜感。
与此同时,位于麦尖七楼咖啡厅的一侧,还有个 1550 平方米的露台。就在最近,这个露台被用作爱奇艺某个网剧的取景地,连同室内的咖啡厅,也一起上镜。
房间内的设计延续了简洁的风格,在这里,你甚至看不到一根明线,电视机、台灯、哪怕烧水壶,所有的电线都巧妙地躲藏起来。
电视机也被藏在了墙壁的画作后面,在它的前面还有一个画架。李想觉得,相比于坐在房间看电视,设计一个让旅客可以安心坐下来画画的地方,画架就像是旅客与酒店进行沟通的媒介,更容易产生一种亲近感。
请来李想担当设计,赵靖他们花了一番工夫。
李想对于甲方有着近乎严苛的筛选标准,而随着近几年的屡屡发布吸引眼球的作品,找李想来设计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不知道他们的品味,和我是不是符合”,李想说道。她觉得,甲方要有对设计的充分尊重,然后才能往下谈。所以在去年年末,面对突然找上来的赵靖他们,李想起初也有点懵。她不清楚他们到底有多大的决心做好这件事,以及,他们到底能不能做好这件事。
不过,赵靖用他说服业主以低价拿下了麦尖的八年租约的方式,再一次说服了李想。
“他特别会讲话,会讲故事”,李想说,“刚开始聊天的时候,我就被他逗乐了”。
尽管如此,李想还是有她自己的一些原则。比如——必须尊重她的档期和工作习惯,在前期的方案阶段,李想需要集中精力呆在上海的办公室里创作,不能去往现场。后期的施工必须完全按照效果图来,连布草都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对于这些要求,赵靖都一一答应了。
甚至他还表现出了超乎李想的想象之上的热忱。“我们报价完了的当天晚上,他(赵靖)就说,不打算砍一分钱的设计费。第二天,他们几个就来上海和我签合同,当天下午就把定金打过来了”,李想开玩笑地说,“那个时候即使我想反悔,也没办法了”。
李想的设计费并不便宜,两千多一平米的设计价格,即便是在麦尖 4550 平米的室内面积中,除掉重复设计的面积,整个酒店的设计费用也在一百万以上。
“他也没说上限是多少,他只说,我就要这样的效果,剩下的事情我来想办法”,李想说道。
除了在设计费上不惜成本,整个酒店所使用的家具,也全部来自李想的设计。和李想之前做过的酒店设计一样,她觉得家具设计作为室内环境的重要一环,也应该配合室内设计来进行。于是,她在室内装修的设计之外,也兼任了家具的设计。这样一来,麦尖所有的定制家具,就又花了不少钱。
它不算是一个完美的作品
我们去到麦尖采访的时候,它位于 10 楼的房间外部走廊还在进行墙面修补工程。而那个时候,麦尖已经开业一个多月了。
起初在李想的预想中,麦尖所占据的楼层皆是南北两侧各有窗户,所以她觉得,麦尖最合适的房间数量应该是 40 间左右。而最后麦尖的房间数量达到了 79 间,这其中就有一些价格便宜的暗房——这些房间被称作“小麦大床房”,标价为 368 元每晚。它们处在从酒店大堂通往咖啡厅的路上,由于在中间隔出了房间,所以整个通道也不那么规整,就像是迷宫一样,你需要认真按照箭头的指示,才能找到方向。
不过,出于对投入回报率的考量,如果设定 40 间房间的话,以维持现在的定价水准来看,麦尖收回成本的过程将变得漫长且充满不确定性。要想顶住压力实现回本,就需要调整价格。而一旦定价过高,就违背了麦尖定位城市精品酒店,想要强调“性价比”的初衷。
至于后期的施工阶段,赵靖他们也遇到了点麻烦。
赵靖、王丹、周煜晖三个人,虽说有着开旅宿的经验。不过,看着一栋空无一物的建筑,真正变成一个装修完备的酒店。这对他们来说,也还是第一次。赵靖之前经营的酒店式公寓是已经装修好了的,只需要把精力投入到运营管理中去。而王丹和周煜晖所经营的青年旅社,也不涉及任何的装修施工的经验。
这种情况之下,他们找来的施工队尽管有着丰富的传统室内施工的经验,在面对像麦尖这样比较特别的概念设计之时,也显得经验不足。前期在设计效果图中所预期的效果,施工队很难去完整地呈现出来。
李想在说起对麦尖这个项目感到遗憾的地方,基本上也都来自于麦尖这个施工阶段。
虽然在设计费用上不惜成本,然而,能给赵靖他们发挥的成本空间也并没有很多。
他们追求了他们理想中的最完美的设计效果,在打造一个友好开放,能吸引人们“走出房间”的空间上不遗余力。这包括他们填满了整个书架的书籍,以及分布在各楼层之间的,动感单车、钢琴和台球桌。
起初李想对书架的提议有过反对,“书架太贵了,不是架子贵。要填满这么大的书架,光是买书这一项就要花很多钱。”李想觉得,既然目前的状况已经是捉襟见肘了,没必要在书架上大费周章。
赵靖却认为,书架对于整个酒店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个部分。他觉得一个装满书的书架,可以营造一种更为亲近的社区感。后来,他花了大概七万多人民币,购置了一批新书。再加上他们三个创始人自己的藏书,以及部分李想的赠书,整个麦尖的藏书量多达一万册。
不是很充足的资金则意味着,在追求效果的同时,势必牺牲掉一些东西。
比如用白色的瓷砖替换掉了大理石,以及在施工过程中的一些其它“节省成本”的行为。这直接导致了麦尖花在后期修补工程上的钱,比预想的要多。
与此同时,住客的点评来的更为直接。在携程上,有一些住客在对麦尖的设计风格认可的同时,也提出了质疑:设计超赞的酒店,很文艺很年轻,因为是刚开,很多细节还需要调整。是否为了赶进度,玻璃打胶等许多细节做工粗糙。希望酒店能够在房务加强管理。
毕竟,社交网络里的设计感美图只能做到“让人想来”,如何真正“把人留住”才是最关键的问题。酒店做的是服务,那些看不见的东西往往才是最重要的。
 
 
杭州西湖区装修公司,杭州房子装修,杭州家装,杭州二手房装修,杭州室内装修公司,杭州市装饰,杭州装饰工程公司
杭州西湖区装修公司,杭州房子装修,杭州家装,杭州二手房装修,杭州室内装修公司,杭州市装饰,杭州装饰工程公司
杭州西湖区装修公司,杭州房子装修,杭州家装,杭州二手房装修,杭州室内装修公司,杭州市装饰,杭州装饰工程公司
杭州西湖区装修公司,杭州房子装修,杭州家装,杭州二手房装修,杭州室内装修公司,杭州市装饰,杭州装饰工程公司
 
杭州西湖区装修公司,杭州房子装修,杭州家装,杭州二手房装修,杭州室内装修公司,杭州市装饰,杭州装饰工程公司
> 此页显示为 - 工程部
 在线客服:
点击返回首页